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 小说

我就是这般女子班婳容瑕全章节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

在她记忆力,见过容瑕的次数并不多, 但是每次看到此人,她都觉得对方不是人。而是天山上的雪莲, 夜空上的皎月, 所以两人压根儿就不搭界。 见班婳对成安伯似乎没什…

在她记忆力,见过容瑕的次数并不多, 但是每次看到此人,她都觉得对方不是人。而是天山上的雪莲, 夜空上的皎月, 所以两人压根儿就不搭界。

见班婳对成安伯似乎没什么男女之情, 安乐公主反而放心了:“幸而你不像某些女人一样, 为了容瑕疯疯癫癫, 我倒是放心了。”

班婳此时哪有心情去考虑男人这种事情,只要想到五年后她不再是乡君, 她就觉得整个世间都是凄凉的。

中午用的是螃蟹宴,班婳坐在安乐公主的右边, 安乐公主左边坐的是康宁郡主, 当今圣上弟弟的女儿,班婳与她的关系只算得上是勉强,平时间的关系并不热络。班婳知道她性格冷淡,也不爱往她身边凑,只低头挑肥大的螃蟹来吃。

“班乡君近来瞧着好像消减了几分,可要注意身体,”一位千金小姐看着班婳,语气有些阴阳怪气,“有什么事不要憋在心里,气大伤身。”

“瘦了穿衣服更好看,我有气从来不憋在心里,一般当场就发作了,”班婳放下筷子,擦干净嘴角,抬头瞥了眼这个说话的千金小姐,“你是哪家的,以前怎么没见过你?”

“婳婳,她是李大人的女儿李小如,平时也常与我们聚在一块,”康宁郡主闻言,莞尔一笑,轻声解释道,“你怎会没见过?”

班婳眉一挑,懒洋洋道:“我竟是从未注意到过。”想嘲笑她被沈钰退婚还要装模作样,班婳从不给这种人面子,“约莫是李小姐穿得过于素净了,我这个人向来爱热闹,不太起眼的人就记不住。”

“你……”李小如眼眶发红,眼中的泪水似落未落,就像是被狂风摧残过的小花骨朵,十分的可怜缩着,等待着别人的保护。

“班乡君,”石飞仙见状微微皱眉,随后微笑着看向班婳,“您这又是何必?”

满桌子寂静。

班婳低头敲着一只蟹钳子,偏头对安乐公主道:“这螃蟹好,肉又鲜又嫩。”

安乐公主知道她这是故意不搭理石飞仙,无奈一笑:“你如果喜欢,等会便带一筐回去。”

一整桌人都知道,班婳这是故意装作没有听见石飞仙的话,心里对班婳的厌恶感更甚。不就是仗着有一个做大长公主的祖母,才能如此耀武扬威么?石飞仙可是当朝右相的孙女,可比她家那个有爵位无实权的父亲厉害多了。

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不给石飞仙面子,这简直就是把右相府的脸面放在地上踩,班婳她疯了吗?

班婳疯没疯她们不知道,但是现在谁也不敢去招惹她了,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反应?脑子正常的人做事有迹可循,像这种没头脑的行事作风全靠情绪,跟她吵架有辱斯文,不跟她吵又觉得憋屈,所以干脆不去招惹最好。

谢宛谕与石飞仙都被她下了面子,她们何必再去讨这个没趣?

不知道是不是她们的错觉,以前的班婳虽然有些随性,但还不至于像今天这般不给人颜面。今天这是怎么了,难道真是沈钰退婚刺激了她,让她破罐子破摔了?

在场不少人都这么想,有心软的开始同情起她来,还有些开始偷偷地幸灾乐祸。

有了石飞仙与谢宛谕的前车之鉴,后面再没有人去招惹班婳,知道赏菊宴散场,也没有谁跟班婳多说几句话。

“你这个性子不改便罢了,”安乐公主送班婳离开的时候,忍不住叹气道,“现在的心气儿更大了,再这么下去,给你招来祸端可怎么好?”

“好日子过一天便少一天,只求今朝有酒今朝醉罢了,”班婳不甚在意道,“她们本就不喜欢我,就算我现在好声好气的跟她们说话,待我落魄了,她们也还是会迫不及待的来看我笑话,我又何必给她们好脸。”

“什么落魄不落魄的,好端端的想这些做什么?”安乐公主失笑道,“小心姑祖母听见这话收拾你。”

班婳笑了笑,没有再多说什么,跟安乐公主道别后,就上了轿子。

京城有名的古玩店里,班淮看着掌柜捧出来的玉佩,摇了摇头:“这个不行,还有别的么?”

“侯爷,小的哪敢骗你,这已经是店里最好的东西了,”掌柜陪笑道,“要不您再看看别的?”

“不看,”班淮头一扭,“等你这里有好东西以后,爷再来看。”

大长公主的儿子,那就是当今陛下的表弟,那肯定是很厉害的大人物了。

“这位侯爷真是好心人啊。”

最终,对京城贵族圈子丝毫不了解的普通老百姓们,得出了这个结论。

不远处,坐在轿中的男人静静地看着这一幕,等人群开始散开后,便放下了轿帘:“回府。”

“伯爷,不去忠平伯府了吗?”

“不去了,”男人平静正经的声音传出轿子,“明日再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轿子掉头往回走,走了没多远,对面一顶红缎垂璎香轿往这边行来,一看便是哪家贵女专乘的轿子。

男人掀起轿窗的帘子,看到了对面轿帘上绣着繁复的牡丹,中间或缀着珠宝玉石,十分的华贵。他的目光在轿顶上嵌着的红宝石上扫过,缓缓放下了窗帘。

好在道路宽敞,用不着谁让谁,这顶红缎香轿便与这蓝顶轿子擦肩而过,走得远了,还能听到轿子上传来的叮叮当当响铃声。

这厢班淮虽然绕了一段路才回了府,但是想到自己今天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,他顿时觉得自己腰间挂着的玉佩更加鲜亮起来,连带着儿子来找他讨银子使的时候,忍不住多给了他一百两。

“父亲,别人家纨绔一出手都是几千两上万两,我们家的纨绔也不能输给别人啊,”班恒甩着手里一百两面额的银票,“这让我们侯府的脸面往哪儿搁?”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17常识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eo17.com/post/85217.html
17常识网

作者: 17常识网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